为了看看阳光
来到这世上

托马斯·潘恩《土地公平论》书摘

立法改革的目的之一就是保留所谓文明生活的好处,同时修正其所带来的弊端。

那种被骄傲地,可能错误地成为文明的状态,是很大程度上提升了还是伤害了人们的普遍幸福这个问题值得探讨。一方面,旁观者被那些光怪陆离的外表弄得眼花缭乱,另一方面,他们对那些极端的悲催感到震惊不已。这两种情形都是文明带来的。人类中最富裕和最悲惨的人,都能偶在这个所谓的文明国度里找到。

从自然状态国度到文明状态的可能性一直存在,但是人们永远都不可能再从文明状态回归到自然状态,理由是:自然状态下的人们靠打猎为生,要获取足够食物的土地数量是文明状态下耕种土地所需数量的10倍。

自然状态下的土地与开垦后的土地相比较,前者只能攻击一小部分数量的居民。而且由于不可能将耕作带来的改良(这种改良就是在土地上进行的)与土地本身区别开来,土地财产概念应运而生表达了这之间不可分割的关系。然而,真实情况是,属于个人财产的只有改良带来的价值,而不包括土地本身。因此,每一个已耕作土地的经营者需要为他们所拥有的土地向社区缴纳地租。

耕种开始的时候,土地财产这一概念也就随之形成了,这一切都是源于无法将耕种带来的改良与土地本身区分开。到目前为止改良的价值超越了天然土地本身的价值,以至于后者不得不将前者纳入其中,最终,所有人拥有的共同权利会与个人的耕种权利混淆一体。

尽管作为这块土地的居民,每个人都是自然状态土地的拥有者,但这不意味着他对开垦后的土地依然具有拥有权。这一体制(指《土地法》)得到认可后,土地开垦带来的额外价值就变成了开垦这的财产,又或是其继承人或购买人的财产。土地原本不属于任何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Thinkite » 托马斯·潘恩《土地公平论》书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