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看看阳光
来到这世上

《斑马线上的中国》笔记(停更)

停更:翻了半本书,发现并不是我想要的,文章大都是一些评论性质的文章,甚至有点感觉啰嗦,所以先停一停,以后有时间再读吧。

汽车:安全带的自由

可以说绝大多数人并不感谢交管部门对他们的关怀备至,而是普遍抱怨不系安全带成为被罚款的理由。交管部门并没有颇具说服力的证据向人们证明,对于市区驾驶者而言,不系安全带的危险如此之大,以至值得动用宝贵的警力来管理和纠察。

如果曾被假定是必不可少的权力撤出某个领域后,该领域的秩序并没有遭到破坏,甚至表现出积极的社会效果,这是否意味着该项权力本来就是过剩的,甚至是多余的呢?

在法治的国家里,权力应当是最小化的,不得已而用之。尤其是在权力可有可无的场合,应当将自由的空间还给人们,让人们多一些选择的机会。

二奶:

背景:张学英案——被告蒋伦芳之夫黄永彬曾与原告张学英长期同居,黄死前将自己的财产遗赠给原告。黄死后,被告控制着受赠财产,拒不给付,原告因而诉诸法院。法院判决认为,该遗嘱虽是遗赠人黄永彬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形式合法,但该遗赠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应属无效行为,不支持原告的诉求。

毋庸讳言,法律在执行过程中可能会与民意相脱节乃至相抵触,在难以两全的情况下,法官不应曲解法律以屈从民意,而应引导民意,使民众理解,严格遵循法律才是民众最大的利益,才是最崇高的社会公德。法官是护法使者,而不是道德卫士;法庭是法律殿堂,而不是道德裁判所。

法的要义在于给每个人以平等保护,不因其品行和声誉的不同而有所区别。即使是处于少数、弱势甚至是不道德的群体和个人,也有不可剥夺的受法律保护的权利。为张学英申辩,就是为少数和弱势以及不道德者的权利而斗争。张学英走进法庭,是带着她对法的期待而来,她要的是自己法律上的权利,而法庭给她的缺失一顶不道德者的高帽。行使司法权的法庭所能够裁决的,仅限于法律是否赋予她某种权利,从而应否依法保障她的权利。至于她的行为是否符合社会公德,那是公众舆论品评的事情,法庭不应越俎代庖。

法律若能很好地保护少数,就能更好地保护多数。

法律不能因为一个人不道德,就剥夺他对自己财产的处分权,即使他将财产处分给另一个不道德的人。只要这种处分是合法有效的,法庭就应无条件地已发予以保护。法律能保护不道德者,就能够更好地保护道德者。

国家:应当对国民的道德生活保持中立

道德上的是非优劣是可以争论的,争论不可怕,不要把国民当傻子,国民自会知道什么是德性。所以,国家不应为道德立法,不要企图用法律来推行或者捍卫某种道德,更不要以过去遗留的道德立法强力介入国民的道德生活。对道德生活的介入,往往意味着深入他人心灵,踏入他人家门,支配他人财产,甚至支配他人的自由与生命。所以在国民道德与国家权力的边界争端上,如果强者不自我克制,那就没有边界,因为整个领域都是强者的。

对于挑战道德底线的少数人,国家和社会应当抱有宽容的态度,挑战者的确不一定代表道德的演进,但扼杀挑战者却一定会窒息社会的自由。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Thinkite » 《斑马线上的中国》笔记(停更)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