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看看阳光
来到这世上

从柏拉图的“三张床”和“诗人放逐”看理念论

第一次接触《理想国》,是在高考完后,当时懵懵懂懂,只是听说有这么个大智人写了这么本书,也就拿来看了。再次接触《理想国》,是大三时,在课堂上我知道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洞穴人寓言”:一群人从出生就被锁在山洞里,只能看到墙壁上的影子,那些影子对他们来说就是真实世界,如果有一天,一个人挣脱了枷锁,来到洞外,看到阳光下的真实世界,会怎么样? 我又突然想起了《理想国》,于是重新拿来读一下。

整部《理想国》很像是一个剧本,采用对话的方式,掺杂着少量的叙述和场景介绍,通过苏格拉底的口吻来体现柏拉图自己的思想。书中内容庞杂,涉及政治、民主、教育、哲学、伦理、文艺,我对其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他的文艺思想,他对诗人的驱逐,他生动通俗的三张床比喻,他的理念论。

 

一、三张床和理念论

对柏拉图来说,每个个体事物在复杂的现象之后,都有一个理念,我们可以感觉到的一切事物,只不过是对这种理念的模仿。这就是柏拉图的理念论,而柏拉图是通过“三张床”做出了“理念论”的明确阐释,非常具体和生动,可以作为研究柏拉图思想,尤其是理念论的一个切入点。

柏拉图在《理想国》卷十中提出了三张床的理论,即世界上存在着三张床。第一张是“理式”的床,这张床是人类未有之前就已经存在的。柏拉图称之为“床的真实性”,这是关于床的最高真理,是最一般的床,是理念的床。第二张床是木匠按照“理式的床”做出来的现实的床,是可以被人所看见和触摸的床。这张床是对理式的摹仿。第三张床是画家摹仿木匠的床创造的艺术的床。这是一种摹仿的摹仿。

在柏拉图看来,在这三张床中,只有第一张床,即“理式”的床是最真实和完善的床,因而最美。由此可见,柏拉图把“理式”确定为美本身,实质上提出了“美是理式”的主张。换句话说,艺术世界依存于现实世界,现实世界依存于理式世界,而理式世界却不依存于其他两种较低级的世界。

凭借这样的阐释,柏拉图将本质与现象区分开来,在现实世界之外构造了一个理念的世界。

从柏拉图提出的三张床理论,可以清楚的看到柏拉图认为艺术家不过是把现实世界的东西模仿了出来,所以这些艺术作品所具备的“美”,只是在照搬理式世界的美罢了,而且还是各种现实世界的照搬,是美的影子的影子。而所谓的“理式”意思是不依存于人的意识而存在的。

二、对诗人的驱逐

在《理想国》中,柏拉图对诗人等是采取驱逐的态度,他认为城邦是不需要艺术,只需要御用文人。艺术的最大罪状就是前面提到的“摹仿”。柏拉图认为摹仿的诗对于听众的心灵来说是一种毒素。诗歌不仅难以与“真形”媲美,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比不上木匠制作的实物。他认为“一切诗人都只是摹仿者,无论是摹仿德行,或是摹仿他们所写的一切题材,都只得到影像,并不会抓住真理。像我们刚才所说的,画家尽管不懂鞋匠的手艺,还是可以画鞋匠,观众也不懂这种手艺,只凭画的颜色和形状来判断,就信以为真。”

因为艺术的概念本来在古希腊就还没有建立,他所说的“艺术”,多半指的是诗歌,所以他对诗人的驱逐,也是对艺术的驱逐和贬低。柏拉图诗人的驱逐,对艺术的贬低源于他们远离真实,不能很好的为现实服务。他认为绘画只是模仿的模仿,虽然模仿的内容无所不包。但我却并不太认同这种观点,认为这种艺术纯粹模仿过于偏激了。
一件好的艺术作品,例如雕塑或者绘画,它的美来源于两个地方,一个是外在的美,形象美,也就是柏拉图所说的对现实的摹仿,另一种美来源于它的内在,即创作者想通过这件作品传达的思想,或者意境。所谓的意境和思想都是抽象的概念,所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对同一件作品的认识有着不同的想法,甚至有别于创作者的原意,这种不相同的想法,来源于人们本身的思维差异。如雕塑作品中著名的“断臂维纳斯”,庄重、崇高而优美的姿态,面部表情宁静而肃穆,给人以矜持而智慧的感觉。女神裸露着上身,但不失端庄典雅,她虽然残缺了双臂,却依然美丽。这是一件相当写实的艺术作品,或者说可以在现实生活中找到相似体型或相似容貌的人来作出同样的姿态,但人们决不会如欣赏雕塑般去欣赏现实的人物动作,人们对于这尊雕塑的美的感受,并不局限于雕塑本身的写实,而是把它的美感扩大了,更多的是雕塑背后的意境。这种意境是由现实作品而生的,却生成了许多不同的抽象的美的感受,并生成了一种自然的生机,和人们对人类的自我赞美和认同。
再比如中国的水墨山水画,向来注重意境超过对外在的细致刻画,写意是文人们所追求的。譬如一幅源于古诗“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山水画,画面上只有几笔掠过的一艘船和被斗笠遮住面部的老翁,极为简单的画面,却很清晰的勾勒出了“孤”和“独”,甚至寒冷的雪,水没有得到描画,却在纸张的空白处给看者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这时的作品,外在的写实美对观看者的影响已经降低到了最小,而更多的是人们的自我想象,人们能从这样简单的描绘中感受到一种孤独的意境,这甚至是比维纳斯的雕塑所能带来的美感的更抽象概念。每个人都对“孤独”有着不同的理解,可是这幅画却能得到所有人对于“孤独”解释的某种认同,那么画便引发了人们对生活的某种感悟。
可见文艺作品虽然依附于现实基础之上,但其中的美在艺术作品中被提炼和拔高了,这就并不像柏拉图所说的单纯模仿。

 

三、理念论的一些问题

理念论提出了特殊与一般的现象,对人类对世界的认识作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并不完全认同,或认为其中有一些缺陷,主要有这样几个。

首先,理念论只是发现了一些可感个体事物共同具有的一个最贴近的理念,而没有发现这些可感事物也共有的多个不同等级的或位阶的理念。 正如世界上不存在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世界上也不存在两个完全不同或完全相同的可感知的事物,任何可被感知事物所具有的理念或共相都不是只有一个,而是具有多个不同等级或位阶的理念。比方说一张用眼可见、用手可摸的床,不仅仅同木匠制造的其它个别床共同具有或分享床这一个理念,而且同时还分有家具、用具、物体等多个不同等级的理念。

然后,理念论并没有正确解决个体可感事物是如何分有理念的。 个体事物如何分享或分有理念的难题是由同样是古希腊智者的巴门尼德提出来:一、个体是分享全部理念呢,还仅仅是分享其中的一部分呢?他认为,无论是其中的哪一种观点,都可以有反驳的理由。如果是前者,那么同一个理念就必须同时存在于不同的许多地方,如果是后者,那么理念必然是可以分割的,而说上帝造的理念可以分割显然是荒谬的。二、当一个个体分享一个理念的时候,个体和理念就是同样的,所以就必须另有一个既包含这个个体又包含原来理念的理念。于是就必须再有一个理念包含这个个体和这两个理念,以此类推以至无穷。这样一个可感事物的理念就不止是一个,而会变成为理念的一个无穷的序列。 柏拉图用理念是原本、可感个体事物是摹本等多种说法尝试解答个体可感事物是如何分享或分有同一个理念的问题,结果这个难题并没有得到正确的解决。

最后,柏拉图关于理念是神创造出来的观点并不太不符合实际。从理念本身来看,它是由神创造的,这是不好接受的,因为理念是作为世界最初的本质和起点被设定的,不需要别的什么来作为它的创造者。退一步讲,即使有,也不应该是神。理念是怎样产生出来的? 理念是可感的个体事物的组成部分,是人类通过认识实践活动,从可感个体事物中发现、界定和抽取出来的。 理念很显然是人类认识实践活动的产物和结果,人是理念和各种事物的彰显者和创造者。无论是个体事物还是一般事物,都是由人类本身发现和界定的,甚至神的一般概念也是由人类在具体的诸神中提取出的一个理念,所以人也是神的创造者。

这本书蕴含了极其深刻的美学思想,发人深省,耐人寻味,即使在今天仍然不失其独特的魅力。或许唯心主义的柏拉图有一些在今天看来不太成熟的理论,但其在历史上仍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其中一些诸如美的本质问题,仍值得我们去探索,去寻求它的答案。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Thinkite » 从柏拉图的“三张床”和“诗人放逐”看理念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2

评论前必须登录!

 

  1. #1

    同道中人,那就透露一下我的读书笔记站吧:tincta.com,一样的主题哦

    iHenry7年前 (2013-08-02)
    • 哈,果然是一样的主题。不过内容就要比我高端多了~~

      Thinkite7年前 (2013-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