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看看阳光
来到这世上

互联网中的写与读

自有文字以来,作者和读者便捆在了一起,两者犹如天平的两端,缺一不可。21世纪是一个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给人们的阅读方式和习惯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在这种情况下,读者和作者呈现出怎样的状态,作者因何而作,读者又为何而读,这是本文想要探讨的。

传统的读者与作者的关系,无论是作者中心论还是读者中心论,都不完全如市场经济中的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那样纯粹。因为总有一批作者只为自己而写作,也总有一些读者勇于抨击和抛弃垃圾作品。前者的创作是几乎不考虑的作品的收益的,因为很少有出版社会为一个从不考虑读者的作品出版的;而后者也从不会买大众作者的账,他们认为坚信“宁缺毋滥”。而朱光潜先生也将读者和作者的关系分为四类,即自言自语、仰视、平视与俯视。

然而,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打破了这种尚且平衡的状态。互联网不仅是一项发明、一种技术,而且凭借所谓的互联网精神即“开放、平等、协作、分享”,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历史上从未有一种发明像互联网这般深刻和广泛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它使得人们深切地感受到了自由的力量。这股自由之力也注入了读者和作者之间,使两者慢慢分离,不再像以前那样需要对方。现在虽没有读者决定作者抑或作者决定读者一说,但不可否认,两者的天平有了一定的倾斜。因此这两者的格局比起以往,更加混乱。

由于互联网的这种自由平等的特殊性,“平视”成为网络文学的整体形态,作者也失去了“俯视”的资本。因此站在作者的角度,作者与读者的关系有两种,即“自说自话”型和“仰视”型。而这两种关系的形成,又有其各自的原因。

在我国目前的政治经济环境下发展起来的互联网,是一种偏于畸形的甚至是有悖于互联网精神的互联网,因此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网络作者是十分尴尬和艰难的。首先作为一个个体,要考虑写作的经济收益,这就要努力去研究和迎合广大网民的兴趣,并尽力去创造一种新的作品类型。其次还要在主流意识形态的框架下尽最大可能表达自己的想法,留下真正属于自己的文字。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作者对于读者,逐渐形成了两种态度,一种是自说自话,一种是仰视。自说自话型的作者是一种独立作者,不依附于舆论而进行创作,完全为了表达和分享,追求“以文会友”。互联网的自由属性为此类作者创造了极佳的创作环境,互联网的惊人的传播速度和开放程度,使得无论是多么晦涩的文字或者狭窄的话题,都可以发布在网络上,也总会有兴趣相投的人看到。但这类作者的数量少之又少。

而还有一批作者,都属于后一种,即仰视型。无论作者本人承认与否,此类作者最根本的创作动因就是将文字卖给读者。至于文字质量如何,就大可不必担心了,因为网络文学没有售后一说。这种“作者为读者而作”的情况,有这样一种说法,即读者是“嫖客”,作者便是“拉皮条”。虽然露骨和犀利,但这种说法却也十分贴切。这种态度或者关系的形成来源于市场经济的蓬勃发展,网络文学于是也有了商业化的趋势,这其中以网络小说最甚。由此带来的对文学商业化的渗透,使得前面所提到的非功利的独立作者的自由写作被边缘化,尽管仍然有不少的人以博客等为主要阵地发表自己的作品,但在商业氛围浓厚的网络小说强大的攻势面前,他们的影响力以及几乎触底。

自说自话型关系比较游散和自由,也偏于小众,这里就不继续讨论了,重点谈一下后一种仰视型关系。

前面提到,作者仰视读者,其动机是逐利。作者首先看到有一批读者,然后发现这批读者中的一部分人是肯为自己喜欢的作品付费的,那么作者此时面临着三个问题,一个是如何发现这批读者,第二是如何吸引这批读者,第三就是用何种方式让钱从读者的口袋中转移到自己的口袋。对于第一个问题,解决的方法很有限,也就是通过网络技术手段,利用用户的访问路径、点击热区图等统计方法,得出大致的目标群体。 第二问题是整个过程的核心问题,通俗来讲就是要作者能够投其所好。所谓投读者之所好,就是凭借具有针对性的内容和形式,使自己的作品能够迎合目标读者的口味,使读者不需要什么观念的转变就可以使之产生相见恨晚的感觉。投其所好的要实现这个目的的方法大致有两种,一种是不断地尝试,一种是不停地分析。

第一种方式前者是通过不同风格类型、不同字数篇幅和更新周期的作品进行多种组合,用大量的作品不断试探读者,并观察和分析读者的反应,直到找到一个利益最大化的平衡点,这么这类作品就会在一个时间段不仅能够流行而且可以实现盈利,其中成功作品的收益也完全可以弥补之前所有的付出。这种方式较为笨拙,也比较后知后觉,主动权在读者手中,属于被动式。但是这种方式却非常简便,易于操作,并效果显著,因此大多数作者或者平台都倾向于这种方式。

第二种方式在手段上就要高明的多,它是建立在作者通过对社会人文的分析之上,并且与一些媒体共同制造一种导向,使作品一出便是合读者胃口的。这种方式属于先知先觉,将读者牢牢控制住,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收益。当然,这种方法也有其显著弊端,那就是技术含量相对较高,需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对社会的整体状态及个人的生活状态有一个准确的把握,力求一招击中要害,所以风险还是相对较高的。但是无论何种方式,作者的作品必须做到一点,那就是迎合读者。而读者的口味是根据社会生活状态在不断调整的,因此作者必须时刻把握读者的心理,即时获取读者的反馈,来将作品达到盈利目的的最优。 能够成功运用这种方法的,显然是作者群体中的弄潮儿,是他们掀起了网络小说中的一个个排浪,并博得了一片叫好声。

但是无论何种方式,作者必须要做到一点,那就是奉读者为上帝,努力去迎合读者。而读者的口味是根据社会生活状态在不断调整的,因此作者必须时刻把握读者的心理,及时获取读者的反馈,来将作品达到盈利目的的最优。 这一点网络平台相对于传统平台就要更有优势。传统作品出版,要想修改文稿,作者需要将初稿发放到少数人手中试读,或者等新书出版后等待相关书评的出现,但是作用几乎可以忽略。而在网络中,只需短短几天,个别热门作品只需几个小时,就会出现大量读者评论,作者就可以在新的篇章完成之前,及时调整思路,避免时间精力的浪费。 如果

第二个问题能够很好的解决,第三个问题就比较容易了。那就是创造一种盈利模式或者制度,来使得读者可以不知不觉地、心甘情愿的将钱拿出来。这种模式的建立也会运用一些科学的分析方法,比如用户习惯、消费心理等。在此基础上才能决定是终身VIP制度比较好,还是单本购买比较好,抑或通过广告点击盈利。

而作为读者,相对于绞尽脑汁的作者一方来说,在这个关系中显得十分单纯,就是“我如何在作品中得到我想要的”,哪怕是付费。

既然说读者是“嫖客”,那么他嫖的是什么?说到底,是由于自身思想精神空虚或者内心压抑所引发的需求,导致其想要获得的是当这种心理需求得到满足时的快感。每个时代的人都会有符合这个时代特征的压力,如果这种压力得不到合理的释放,就如果高压的锅炉,便会处于一种躁动和不稳定的状态。如今,在经济飞速发展而精神文化相对落后的时刻,这种需求越来越强烈,于是各种文化娱乐方式应时而出,社交工具、手游、网游等等,当然还有网络小说。读者的这种精神需求,本应来源于千差万别的工作生活,但是当社会总体出了某一种问题,这种个人的需求便上升到了群体的需求。 比如现实中的年轻人郁郁不得志,在职场生活中屡遭挫折,那么他们就想“意淫”一种上层社会的生活方式,此时就可以通过一系列都市类小说满足其需求;再比如如今的少男少女,在青春萌动的时期渴望渴得一场美丽的爱情,但这在现实的校园中的不可能或者极其困难的,那么校园爱情类的小说就能够给予他们一丝慰藉。当然,各类小说都有明确的目标读者,小说题材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几乎所有读者都可以在其中找到适合的作品。这种压抑、空虚的需求需要得到合理的释放,尤其是20世纪末至今,这种需求越来越大,于是各种文化娱乐方式应时而出,社交工具、手游、网游等等,当然还有网络小说。

网络小说本身在形式上与其他文学有所不同,它类似于一种影像化的文学,它没有晦涩的文字,没有复杂的逻辑关系,因此不需要读者去做过多的思考便可以在头脑中形成一种影像,甚至将自己加工成影像中的人物,以此实现精神的愉悦和满足。那么面对如此“优秀”的网络小说,拿出一点点钱给作者,读者又有什么不愿意的呢?

在网络小说兴起以前,由于发布平台、需求群体以及明确的创作动力的缺乏,作者的投入与产出的不成比例。而当它借助互联网和市场经济发展实现商业化之后,却走上了一条与传统文学截然相反的道路,作者在利益的驱使下孜孜不倦地制造这种快餐文化,从而失去了网络文学所引以为豪的自由书写,而这种现象愈演愈烈。与几年前只有少数精英群体游迹于互联网时相比,现在的网民构成发生了很大改变,原先具有一定知识水平的网民与小资群体占主导地位,后来则出现了网民多元化趋势,如果可以算上现在的移动互联网,甚至是全民皆网民,这就为网络文学的大众化甚至低俗化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但抛开网络小说的营养和价值不谈,说到底,网络小说中的作者与读者毕竟是各取所取,是再正常合理不过的供需关系。虽然现在网络小说具有旺盛的生命力,作者与读者的关系仍呈现一种稳定的状态。但是由于现代社会发展速度之快,这种仰视型供求关系如何发展很难预料。一种可能是如同上个世纪出现的武侠热一般最终走向衰落。当然,我们更愿意看到的也许另外一种结局,即随着社会总体状况的改善和读者文化素质的提高,网络小说的这种模式化创作已经无法满足读者的需求。在需求减少的压力下,作者势必会重新审视小说的质量,从而提升网络小说的水平,达到一种真正的内实外华的繁盛局面,而不是如今天这般浮于表面的繁荣。 \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Thinkite » 互联网中的写与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